農家書屋 人氣更旺了

2019年08月14日 08:12    來源:人民日報    本報記者 張 賀

  核心閱讀

  近年來,農民群眾的精神文化需求不再局限于“有沒有”,更追求“好不好”。少數農家書屋因為圖書不對路、開放不固定等問題,逐漸跟不上時代發展。升級軟硬件設施、建設數字化平臺、嘗試運營新模式……各地農家書屋的創新舉措,吸引更多農民群眾走進書屋、愛上閱讀。

  

  “村村有書屋,戶戶飄書香”,農家書屋的全面建成,解決了數億農民看書難、讀報難的問題。但近年來,少數農家書屋漸漸跟不上時代的發展,圖書不對路、開放不固定、借閱率不高等問題引人關注。今年以來,隨著各地農家書屋開始探索精品化和數字化,農民群眾又回來了,只是這一次有所不同。

  升級改造,提高硬件質量和服務水平

  天氣炎熱,坐在空調房內,一邊品茶、一邊讀書,如此令人向往的生活,對于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光明居的村民而言,再平常不過了。自從去年村里的農家書屋升級改造后,這座從里到外酷似咖啡館的書屋就成了男女老少休閑的場所,孩子們更是把這里當成看書、寫作業的好地方。

  光明居婦聯主席陳曉萍兼任光明居書屋的管理員,她見證了書屋從一間十幾平方米、幾十本書的小閱覽室發展到今天100多平方米、8000多冊書的圖書館的過程。“農家書屋就是要讓人覺得來了是享受,大家才愿意來。”陳曉萍說。

  自今年2月中宣部等十部門聯合印發《農家書屋深化改革創新 提升服務效能實施方案》以來,各地精品化農家書屋數量陡增,一些示范性農家書屋的讀者到達率和圖書借閱率成倍提升。

  浙江省樂清市白石百姓書屋今年1月建成,2月至5月月均接待讀者455人次、圖書外借1605冊次,兩項數據均是去年同期的6.5倍。書屋管理員盧永利說,以前的書屋位于街道辦公室的二樓,又小又舊,讀者較少。而現在書屋位于樂清市繁華地段,燈光柔和,座椅舒適,每天人流不斷。

  “農家書屋要想充分發揮作用,必須在選址、服務、環境上下功夫,離群眾再近點,服務再貼心點,環境再好點,讀者才愛來。”樂清市圖書館副館長蘇維鋒說,現在的示范性農家書屋的硬件和服務已達到了城市圖書館的水平,由于和市區圖書館通借通還,書屋圖書從每年更新一次變成每月更新一次,對讀者的吸引力隨之增強。

  紹興市柯橋區圖書館館長陳關根說,現在城市家長非常重視孩子的閱讀,兒童借閱量占區圖書館借閱量的一半以上。農村的年輕一代同樣重視孩子的閱讀,所以農家書屋的服務必須及時跟上。

  數據顯示,2019年農家書屋重點出版物推薦目錄中,少兒類圖書占41%,連續多年成為第一大類。浙江省委宣傳部副部長盧春中說:“最好的學區房就是家里的書房,農家書屋要努力成為農村青少年最喜歡的書房。”

  加快數字化轉型,覆蓋更多人群

  書屋建在村里,離農民群眾更近了,因此被稱為“打通最后一公里”。但是隨著數字化閱讀方式向農村擴展,“僅僅‘打通最后一公里’已經不行了,必須‘打通最后一米’。”中文在線教育集團研發中心副總經理王永和說。

  王永和與同事們開發的數字農家書屋閱讀平臺在河南、安徽等地安裝了數千臺,只要在距離設備100米的范圍內就可以用手機免費下載圖書、影視資源。“為了使用方便,我們的產品設計成只要連上WiFi,就自動推送。”王永和說。

  在中文在線教育集團,一張巨大的屏幕實時顯示河南4900多家數字農家書屋的開放、借閱情況。王永和介紹,這套大數據平臺使主管部門對于書屋的使用情況一目了然。

  與實體農家書屋相比,數字化農家書屋的資源是海量的。截至今年7月初,河南全省數字農家書屋用戶達64.23萬人,其中活躍用戶超過30萬人。平臺可提供10萬冊電子書、2000個聽書品種、3000種期刊、50萬分鐘視頻,此外還集成了眾多媒體資源,選擇面大大拓寬。

  和城市居民一樣,手機正在成為農民的新寵。據江蘇省委宣傳部近期在農村蹲點調查的統計問卷顯示,手機已超越電視成為農民群眾主要的信息來源和娛樂載體,手機中圖文并茂、生動有趣的閱讀內容深受歡迎。“農民也用手機看書了,所以農家書屋必須加快數字化轉型,這是農家書屋提質增效、深化服務的必經之路。”中宣部印刷發行局副局長董伊薇說:“人在哪兒,書屋就要建在哪兒。”

  不少農家書屋分布在偏遠地區,交通不便,每次更新圖書都要費盡周折,有時物流成本甚至超過書價。數字化不但大幅降低了成本,而且圖書更新更及時。新華文軒在四川農村試點安裝了鄉閱24小時智能書店,兩年來村民在線閱讀電子書的次數達66400次,下載電子書7380次。

  截至目前,全國各地運用寬帶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等技術手段和“兩微一端”開展數字化建設的農家書屋已達12.5萬家,比2017年底增加4.8萬家。

  引入社會力量,不斷探索新模式

  不用政府一分錢卻把農家書屋辦得紅紅火火,這可能嗎?答案是肯定的。在河南省平頂山市邱莊村,一家名叫一鳴書居的書屋就做到了。

  一鳴書居是河南首家“民宿+書屋”的結合體,一樓是農家書屋,二、三樓是對外營業的民宿。“用民宿掙錢養活書屋,農家書屋就有了造血功能,可以長久地經營下去。”書屋負責人黃普磊說。

  2017年,在鄭州經商的黃普磊在自家的宅基地上建起了3層小樓開辦民宿,并準備在民宿內開設書吧。在得知村里農家書屋長期乏人問津的情況后,黃普磊主動提出把書屋搬到民宿里。他說:“農家書屋要吸引讀者,一定要提供舒服的環境,只有高顏值、吸引人,人家才愿來。”

  記者來到書屋時,七八個孩子正安靜地讀書。六年級小學生吳柳錦住在3公里外的宋堡村,自從一鳴書居開業,她每周都會來兩次,因為這里的藏書多得看不完。上二年級的黃宗瑞來書屋的目的更單純,“家里太熱,這里涼快。”暑假以來,他每天都來書屋寫作業,寫完作業就去書架上找喜歡的書看。

  一鳴書居給每個小讀者準備了寫有自己姓名的水杯,黃普磊說:“我們要從小培養孩子的文明習慣,用自己的杯子喝水、勤洗手、不大聲喧嘩,一點一滴地養成這些現代文明禮儀,等孩子們長大了,一定不一樣。”

  受到影響的不只是孩子,還有這里的住客。許多住客在留言本上寫下了自己的感受,如“看到孩子們在書屋里讀書,很感動”。一鳴書居規定,如果住客能為孩子們講一堂課,就免一天的住宿費,但很多住客在講完課后卻拒絕免費,在他們看來,和孩子們在一起讀書,是一種心靈的凈化。

  黃普磊認為,現在在城市工作的鄉村能人很多,他們中一些有情懷的成功者希望回報家鄉,完全可以把在農村的宅基地利用起來,按照一鳴書居的模式建起農家書屋。“他們建房子,我們輸出設計和管理。”黃普磊說,現在一鳴書居模式已經推廣到蘭考、濮陽等地。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林秀敏 )

農家書屋 人氣更旺了

2019-08-14 08:12 來源:人民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