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科教更多新聞 > 正文
中經搜索

“納木錯守湖人”如何破譯“天湖”密碼?

2019年10月07日 07:13   來源:中國之聲   

  第二次青藏科考深入展開,“納木錯守湖人”如何破譯“天湖”密碼?

  10月1日,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會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三千多公里外的西藏納木錯,這天清晨,正在此執行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研究任務的科考人員也舉行了升旗儀式,為祖國送上祝福。

  9月以來,這里已經迎來了好幾場雪,五星紅旗飄揚在白雪茫茫的藏北草原,于周圍云霧環繞的群山間,成為最美的高原紅。而駐守在此的科考人員,他們克服高寒缺氧等困難,持續開展科研監測和研究,納木錯守湖人樸實堅毅的笑容也是高原上另一道靚麗的風景。

  從拉薩出發經109國道向北大約230公里就到了納木錯自然保護區。“錯”在藏語中是湖的意思,海拔4718米的納木錯,南岸背靠念青唐古拉山脈,北岸則是一望無際的湖濱草原。這個地區擁有青藏高原特有的各種環境介質,是科學研究的天然實驗室,中科院納木錯多圈層綜合觀測研究站便坐落于此。

  (中科院納木錯多圈層綜合觀測研究站央廣記者孫魯晉攝)

  達瓦扎西向中國之聲記者介紹:“這個是簡易自動氣象站,我現在在下載氣象站的數據,主要是風速,還有濕度……”

  今年剛從西藏農牧學院畢業的達瓦扎西正在進行監測數據的記錄,他是觀測研究站最年輕的新成員,而現任站長王君波則從2005年開始就依托納木錯觀測站開展工作,他和同事在這里對納木錯湖體及周邊的冰川、河流、植被等進行持續觀測。

  (簡易氣象站-自動稱重式雨量桶 央廣記者孫魯晉攝)

  王君波:“我們建青藏高原野外觀測站是青藏所的立所之本,對我們來說也是認識到監測的重要性。”

  青藏高原隆升改變了亞洲的宏觀地形和自然環境格局。二十世紀70年代,我國開展了首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研究。2017年8月19日第二次青藏科考在拉薩正式啟動。習近平總書記發來賀信指出,青藏高原是世界屋脊、亞洲水塔,是地球第三極,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戰略資源儲備基地。二次青藏科考成為國家大事。王君波介紹說,本次科考重點考察研究過去50年來,環境變化的過程與機制及其對人類社會的影響:

  “青藏高原的某些信號,可以預測或者指示整個中國東部最富饒的地區的下一年的環境變化,或者說氣候狀況,這是有這種關聯度的。?”

  (納木錯湖畔 央廣記者孫魯晉攝)

  青藏高原是地球上冰川分布最廣泛的地區,長江、黃河、雅魯藏布江等亞洲眾多大江大河均發源于此,是名副其實的“亞洲水塔”,而湖泊則是這個水塔儲水功能的核心所在,王君波正帶領觀測站人員進行青藏高原湖泊基礎數據的再完善,力求不斷破譯“亞洲水塔”的密碼:

  “冰川的總量、湖泊的總量、??河流的總量,這三大塊我們認為是構成了亞洲水塔總量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所以現在我們分了三個大的工作組,一部分是把主要的冰川的冰量給它測出來,??另外一個就是湖泊,??第三部分就是河流,我們選了從青藏高原上發源的13條河流,找一個斷面監測它的徑流,這三大塊把握住了之后,亞洲水塔的總量是可以給出大家一個答案。?”

  湖芯是從氣體或水體中自然沉降到湖底、并堆積起來的沉積物,是區域氣候環境變遷以及人類活動歷史的忠實記錄者,通過對青藏高原湖泊沉積物的研究,可以更全面、完整地了解并認識高原隆升過程、氣候環境演變及其對全球變化的影響與響應。

  (正待出發的移動考察平臺 央廣記者孫魯晉攝)

  近期,觀測研究站的一項重要工作計劃就是取100米深的湖芯,分析研究納木錯地區10到20萬年以來古氣候的演變過程及其機理。而要執行這樣的任務,科考人員需要長時間停留在湖上,風和日麗下的平靜湖面也常常因為風云突變而波濤洶涌。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在讀博士于思維,這位90后女生作為“守湖人”至今難忘2017年執行采樣任務時的經歷:

  “雨下的特別大,浪起得特別高,小船都要翻,風刮得從這邊翻到那邊好嚇人。(那一刻你腦子里想什么?)我肯定想家人,搞科研真的太辛苦了。(你后悔過嗎,選擇這樣的工作?)肯定不會后悔!”

  于思維沒有告訴我們,那天經過一天的疲勞及饑寒交加她一度被凍地失去了意識。勇敢執著背后,這些年輕人經常讓王君波刮目相看:

  “能有承壓能力,有吃苦精神,也有拼搏精神,也有時候能受委屈。”

  (科研人員乘小船返回央廣記者孫魯晉攝)

  有關這次經歷,于思維也沒有給身在江西的父母詳細描述那一瞬的驚心動魄和復雜心情,平日里與父母囑咐注意安全相比,她更能讀懂他們看似輕松平淡實則深沉無邊的思念:

  “他們是說反話“天天飛來飛去的,去這去那的多好,多羨慕,我也想去玩!”

  在移動考察平臺上被風浪掀動甚至被推至失聯,這樣的場景,“老守湖人”、從事了15年湖泊研究工作的王君波更是習以為常,2006年,他和兩位同事被迫在湖上漂泊了一夜:

  “最后我們是用汽油桶里的一點油,用衛生紙去蘸了之后,再打火燒個亮光,如果要是真的天氣變差的話,浪呼哧呼哧的響,風也刮,遠處什么都看不見,如果要天氣好的話,你看見月亮覺得好像還挺浪漫。”

  (納木錯站科考人員在移動移動考察平臺上作業 央廣記者孫魯晉攝)

  除了風浪下的險境,在高原進行野外作業還要克服高山反應和高寒天氣帶來的影響和不適:

  “我們在可可西里白天就零下二十度,零下二十度湖還不結冰,自己帶著牛糞爐子自己撿牛糞,早上燒奶茶吃得飽飽的暖暖的,然后我們去干活,上船不超過五分鐘,船板子就幾厘米,冰水的溫度馬上就傳到腳上去了,所以大部分的腳都凍得走路一瘸一瘸的。有時候不能干活,在帳篷里燒著牛糞爐子看《三國演義》電腦上都有,在無人區有這樣的日子也可以,所以我們從來不寂寞也不害怕。?”

  (科考人員在納木錯取樣 央廣記者孫魯晉攝)

  危急時刻冷靜沉著,寒冷中抱團取暖,黑暗中感受月光的浪漫……王君波說這是科考人的一種心態:

  “你心態好就行了,做這樣事情和其他行業相比,你并沒有說多么困難,但是你在真正出野外困難又時時存在的,你只要正確認識,允許失敗,就是個心態。”

  1996年,王君波成為蘭州大學自然地理專業的學生,當時地理、地質相對于金融、計算機而言屬于冷門專業,那一年就讀該專業的30人中只有兩人是主動報考錄取,王君波便是其中一人,其他多為調劑。自那次選擇至今,王君波一路走來,在科學研究和興趣愛好中尋得更深層次的樂趣,他對自己的工作描述是“拿著管子取點兒泥”:

  “這份工作的實踐,它的過程比較吸引我,另外一個就是有一點點發現的樂趣,我們實際上就是拿個管子取點泥。整個全球古氣候學界的一個東西,大家都在從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區域做,那我們這地方也是一個點。所以說最后歸結到科學方向來講,這才是核心的。如果能做成的話,我認為這個樂趣可能就是深層次的。”

  (中科院納木錯多圈層綜合觀測研究站站長 王君波)

  首次青藏科考后的50年間,青藏高原成為全球變暖背景下環境變化不確定性最大的地區,這里的環境變化將對“一帶一路”沿線20多個國家和30多億人口的生存與發展帶來巨大挑戰。

  近年來,素以干燥寒冷著稱的青藏高原正在變暖變濕,其增溫速度是全球平均值的兩倍。氣溫高了,水資源多了,“亞洲水塔”也出現了失衡并伴新災頻發的趨勢。

  王君波表示:“總體的來講,整個藏北大量的湖泊都是在擴張,降水占了六七成,尤其以色林錯為最典型,藏南的湖泊不一定,有的是在降低的,所以它還有一定的區域差異,非常明顯的就是湖泊的變化已經是實實在在,然后政府也很重視,因為你要牽涉到人員牽扯到草場,放牧啥的,都跟著湖泊是有關系的。”

  湖水越過湖岸,四周的優質草場被侵占。科考人員也希望將青藏高原湖泊面積擴大的成因乃至水量平衡及水循環的過程逐一弄明白,為“守護好世界上最后一方凈土”提供重要科技支撐。

  (納木錯觀測研究站門前 央廣記者孫魯晉攝)

  納木錯頭頂的藍天悠遠,湖水清澈豐潤,湖邊的草原如一張綠色的巨毯,遠處的雪峰在云霧中若隱若現。守湖人在這里寫下了這首歌,他們在日復一日的駐守與凝視中繼續解讀“天湖”的更多秘密:

  王君波告訴中國之聲記者:“這個湖在這至少百十萬年都有,它里邊好多東西我們是不知道的,我們現在做的工作就是在慢慢的接近它,慢慢的了解它,每次去有不同的任務,但是每次落到那兒的時候,我可能又會在哪一方面是不是能有一點推進或者有一點進展,15年就是這么個意思,感情真的很深。”

  記者:孫魯晉、王宇、曲小岑、云梅

(責任編輯:何欣)